触目惊心!云南查获千张鳄鱼皮制品 展开可铺满球场


3.从自己收到全家收,“家族式腐败”愈演愈烈

于文涛不仅用权力交换利益,而且滥用权力,侵蚀公款。

纵观于文涛的犯罪历程,他通过自身努力从一名人民教师逐步走上了党政机关领导岗位,作为党的执政骨干,本应发挥“关键少数”的示范引领作用,以身作则、从严律己。但是,他却将手中的权力当成“摇钱树”。从政30年间,收受巨额财物,严重破坏了当地的政治生态。于文涛案有受贿周期长、受贿对象广、涉及罪名多、犯罪数额大等特点。思想上的松懈、道德上的滑坡、作风上的堕落固然是其沦为阶下囚的主要原因,但其不良的家风也是重要诱因。良好的家风是抵御贪腐的“防火墙”。正如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的:“领导干部要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廉洁修身、廉洁齐家。”

2005年4月,赤峰市财政局经研究决定建造财政局职工住宅楼。同年4月12日,财政局与赤峰市某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签订了合同标的为1800万元的土地使用权转让协议书,该土地用于职工集资建房。2005年4月30日和5月9日,财政局从国库借用预算外资金分别向该公司支付1500万元和300万元土地使用权转让金。

在4月4日下午,应勇和王忠林一起,看望了李文亮等烈士家属。“全国人民都在悼念和缅怀包括李文亮在内的新冠肺炎疫情牺牲烈士和逝世同胞,我们要共同把李文亮烈士的先进事迹弘扬好,把他为人民服务的未竟事业继承好,把烈士的光辉形象维护好。”应勇说。

于文涛的妻子王某在赤峰学院工作,是一名受人尊敬的大学教授。但是在利益面前,王某同样没能守住自己的原则和底线,变得唯利是图。作为领导干部的妻子,她没有吹好“枕边风”,当好“廉内助”,反而成了丈夫受贿的“后门”。

多重矛盾,这为稳定当地的社会治安和打击恐怖主义活动也带来也更大的挑战。

2005年12月至2006年8月,于文涛决定,赤峰市财政局以支付办公楼工程款名义向办公楼承建公司转账2262万元,该公司将其中2220万元通过其关联公司全部取现返还给财政局,财政局将其中的1800万元归还国库,另420万元用于其他公务支出。后经于文涛决定,由赤峰市财政局财务人员虚构2220万元职工购房款收入做平账目。

在2014年至2017年间,赤峰某建材化工企业董事长为了让于文涛帮助推进工程项目、尽快获得政府补贴款、重新补办规划手续等事项,先后4次拿着蓝白相间的编织袋来到于文涛家楼下,共计送上100万元现金。吃人嘴软、拿人手短,收钱后的于文涛尽心尽力地一项项完成了行贿人的请托事项。

2月13日,原任上海市长应勇调任湖北,接替蒋超良任湖北省委书记;原任山东省委常委、济南市委书记王忠林调任湖北省委常委、武汉市委书记,原任湖北省委副书记、武汉市委书记马国强卸任。